机构推演再融资新规并购影响:扩张式并购仍难活跃 产业性并购将成主流-最新ufo事件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机构推演再融资新规并购影响:扩张式并购仍难活跃 产业性并购将成主流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3日 14:41:09

机构推演再融资新规并购影响:扩张式并购仍难活跃 产业性并购将成主流

再融资新规的落地不仅意味着再融资迎来大松绑,也被一些市场人士解读为,并购重组的政策宽松周期正式确立。

2016年,“最严借壳标准”、“再融资规则”、“减持新规”逐步推出,并购市场逐渐转冷。

彼时,多元化、外延式并购频现,也在其后催生商誉减值潮。

成长板块并购整合一定是与经济结构调整转型趋势相符,同时一级市场提供了充裕的项目标的,在整个并购潮中预计仍然是主流形式。与此同时,当前A股结构性估值分化显著,传统行业板块估值与成长板块估值差异再次回到历史极值水平附近,低估值且现金流稳定的传统行业公司可能迎来新一轮举牌潮。不同于上一轮简单的多元化并购潮,此轮并购潮的形式将更加丰富。

2)盲目的多元化战略带来的整合失败、并购溢价过高等问题直接导致了2017、2018年商誉减值暴雷,即使在2019年业绩预告中仍有体现,过去几年进行过多元化战略和买壳上市的预喜公司占比仅47%,远低于出于产业目的进行横向/垂直整合接近60%的预喜公司比例。

3)优质资产愈加匮乏,难以刺激真正有实力的上市公司的收购欲望。

国泰君安中小盘团队指出,再融资“松绑”,并购市场、细分龙头将迎来暖春。

机构推演再融资新规并购影响:扩张式并购仍难活跃 产业性并购将成主流

逻辑在于:1)A股2014-2016年并购潮是美国1965-1968第三轮并购潮的缩影,表观上具备财务效应和总净利润增长的特征,但实际上严重摊薄股东资本回报率,损伤股东长期价值。创业板指作为当时的指数代表,2014-2016年总净利润增长达到+87.3%,但股本加权后EPS实际增长为-35.7%。

其二,注册制改革的大背景下,产业性并购将成为主流。随着注册制的推进,优质资产的IPO难度在下降,效率在提升,借壳不再会成为重大资产重组主流,壳价值的下降趋势远未结束。在其他形式的资产重组当中,上市公司以合理价格收购到优质资产的难度在加大。预计新一轮并购潮中上市公司会更加务实,投资逻辑和产业整合战略会更加详细,并购双方对交易价格更加敏感,产业性并购会超越以市值管理为目标的多元化并购成为主流。

这其中,尚不包括多家上市公司并购重组配套募资方案的更新。

原标题:机构推演再融资新规并购影响:扩张式并购仍难活跃,产业性并购将成主流

其指出,以史为鉴,协同并购提升竞争力的逻辑将成为主流,并受益新政颇丰。本次再融资新规的推出,会形成中小创“购买协同资产提升竞争力”的正向循环,而非13-15年的“购买EPS提升估值”的逻辑。这是鉴于17-18年的商誉减值、纾困的沉痛教训和经验,跨界并购逻辑难再被参与定增的机构认可而大幅减少,细分龙头围绕主业通过并购整合快速成长构筑竞争优势更受资本认可,协同性大大增强。

从2018第三季度开始,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再度转向宽松周期。随着2019年6月修订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以及此次再融资新规落地,政策宽松周期进一步加码。

其预计,产业性并购将成为A股新一轮并购潮的主流。

中信证券策略团队认为,这次投资者不会简单重复2014-2016同样的错误。

3)借鉴美国经验,投资者不会简单重复同样的错误。80年代至今美国经历的数轮并购重组潮都出现了新的特征,其中1984-1989年第四轮并购浪潮对A股最重要的借鉴意义,资方有意愿参与到公司治理中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多家机构认为,2020年上市公司扩张式并购依然难活跃,新一轮并购潮或由产业逻辑驱动。

对于2020年并购市场趋势,联储证券并购业务部最新出炉的《并购重组新规影响几何》给予三个预测:一是借壳市场继续寡淡,二是2020年将是混改大年,三是上市公司扩张式并购依然难活跃。

中信证券策略团队指出,并购重组监管政策在2013年开始明显放松之后,上市公司借助融资优势谋求转型和外延式发展,这是2014-2016年A股上一轮并购潮的根本原因。

新一轮并购重组宽松周期开启,是否会有新的逻辑?

新规落地一周,已有75家上市公司火速披露再融资方案。

2)在上市公司普遍遭遇资金、经营等压力下,主动扩张的意愿和实力不再;

1)近两年并购重组给予的估值逐年下滑,目前能给予标的公司股东的增值徘徊在10倍左右,而科创板、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市盈率分别普遍超过60倍和40倍,随着科创板和创业板注册制的大力推进,优质资产会越来越倾向IPO;

其一,一级市场“堰塞湖”为此轮并购重组提供了充足的标的。中国一级市场募资规模在2013-2017年爆发式增长,但2018-2019年连续下滑三成,形成项目“堰塞湖”。过往A股IPO资源稀缺,少数股权和控制权估值倒挂,企业更倾向于以IPO形式实现早期投资者退出。2019年国内PE/VC的IPO退出占比分别为59.4%/50.4%,远高于美国的2.5%/9.1%。但随着注册制推进和IPO加速,并购重组作为退出渠道的重要性大大提升。

其认为,2019年,上市公司扩张式并购交易显得冷清,尽管重组审批政策进一步松绑,预计2020年的上市公司扩张式并购依然难活跃,主要有三个原因:

其认为,成长板块并购占优,低估值且现金流稳定的传统行业公司可能迎来新一轮举牌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