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盖茨基金的慈善公益大格局

盖茨基金的慈善公益大格局-南京碎尸案的真相

2020年02月28日 02:14:50 来源:盖茨基金的慈善公益大格局 编辑:阴阳眼

盖茨基金的慈善公益大格局

最近几年,盖茨基金开始将关注的视角转移到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来。在比尔·盖茨看来,技术最大的不平等是中等收入和富裕国家的行为造成了气候变化,但绝大部分后果却由贫困国家承担,其中贫困地区的农民是最大受害者。为此,在前不久召开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盖茨基金承诺提供3.1亿美元与世界银行和一些欧洲国家政府一起帮助世界上数百万小农户适应气候变化,包括改良种子品种、改善用水和储水方式、购买农作物保险以及提供更准确的气候数据等。

当然,有组织的慈善捐赠绝对不是像将钱币扔到路边乞丐面前的钵盆之中那样的随意,也不会如同在自己的微信或者支付宝账户中拿出小额资金支持病患者众筹那样的简单,它应当是一项具有相当高技术含量的资本运作,质言之,在达到慈善资金合规合标支出数量要求的同时,任何一个慈善基金都必须追求“投资回报率”,以及在此基础上彰显出的经济与社会意义。因此,正如盖茨基金网站最顶部镶嵌着的那句哲学式语言:“众生平等。我们急切而乐观地投身于减少不平等现象的事业”,以改善与消除全球不平等为使命,盖茨基金确立起了全球健康计划、全球卫生计划和全球发展计划三大坐标与维度,从而撑起了一个宽广而富有深度的慈善大世界。

目前来看,资产结构中除了60%左右配置全球股票外,遵循多样性与稳健性原则,盖茨基金信托主要投资于美国的短期投资项目,如美国政府债券、高等级商业票据及短期贴现债券,另外还有不到5%的资产配置到了国际共同基金投资、高收益企业证券及国际企业和政府证券等标的产品上。比较目前的资产规模和捐赠规模状况,可以看出盖茨基金信托保持了相当不错的盈利能力。

由于资助的目标不针对个人,因此为了提高花钱的速度,最近几年盖茨基金探索出了一个名为PRI(项目关联投资)的资金投放方式,即改变先前单纯资助非盈利组织的方式,改为同时向非盈利组织、金融机构以及其他实体企业的捐助,如向金融机构或公司发放贷款,购买风险投资基金以及公司股票,或者提供投资担保与保险等。这种创新安排一方面可以增大相关组织面向贫困与疾病等弱势群体的救助能力,同时吸引更多社会资本加入到接受背书的机构阵营中来。

的确,相对于等待援助的需求方而言,盖茨基金的能力也是渺小的,而且慈善也应该广泛地存在于社会之中,至少应当成为大多数富人的一致性行为。基于这种认识,盖茨基金在全球发起了“捐赠誓言”倡议活动,鼓励全球最富有的个人和家庭在生前或遗嘱中将大部分财富投入慈善事业。资料显示,“捐赠誓言”项目已经赢得了200多人的参与,其中大部分来自美国,5人来自中国,8个人来自中东。按照金融研究公司Wealth-X发布的报告预测,到2022年,“捐赠誓言”的承诺价值将高达6000亿美元。

巴菲特在盖茨夫妇成立基金会的第六个年头加入进来让盖茨基金如虎添翼。按照当年巴菲特做出的将自己财富85%捐给盖茨基金等五个基金会的决定,盖茨基金获得了其中价值约310亿美元的股票捐赠,不过,巴菲特的股权捐赠并不是一次性注入,而是逐年按5%的比例移交。也许是为了表达对巴菲特的诚挚谢意,盖茨基金选择了盖茨夫妇资产和巴菲特捐赠封闭运行的模式,不再接受其他捐赠。公开资料显示,盖茨基金现有资金约470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私人慈善基金会,同时目前累计捐赠额超过500亿美元,覆盖100多个国家。

盖茨基金的慈善公益大格局

不过,相对于基金信托的赚钱能力而言,盖茨基金的花钱能力更为重要,难度也更高。按照美国基金会管理条例的规定,私人基金会每年必须花掉上一年余额的5%,而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巴菲特注入股权时还附加了一个特殊要求,即盖茨基金自其分批移交资产的第三年起必须花完上一年捐赠的股票价值总额,如此粗算下来,盖茨基金必须每年要将30多亿美元的资金花出去。

为规避基金会受捐资产管理与捐赠方的关联交易之嫌,盖茨基金成立了一个新的机构,即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信托(下称基金信托),实行资产管理与施赠项目管理相分离。形象地来说就是基金信托负责管理资产与投资赚钱,盖茨基金负责项目甄选与捐款花钱,二者相互独立,互不隶属,其中基金信托仍属于私人基金会性质,享受联邦所得税的免除优惠。

观察发现,自成立以来,盖茨基金所展开的活动有80%与全球健康有关。从投入近30亿美元赠款用于消除疟疾,到一次性捐出5000多万美元帮助西非地区抗击埃博拉病毒,再到斥资7亿美元支持未来三年抗击艾滋病,盖茨基金在协助相关组织与团体为病患者提供具体资金扶持的同时,更多的是与有关生物企业与医疗机构合作致力于病体疫苗的研制(如总共为30亿美元的消除疟疾捐赠有25亿美元捐献给了全球疟疾疫苗与免疫联盟),同时与其他基金的做法不同,借助于自身的品牌知名度,盖茨基金捐出一笔款项的同时,有时会要求相关政府或非营利机构进行资金配套安排,企业化运作与结果导向的文化特色跃然纸上。按照盖茨基金的统计资料,目前基金投资回报率最高的是挽救儿童生命的疫苗,过去20年是全球儿童死亡人数下降最快的时间,全球儿童死亡人数已经从每年1000万减少到500万。

无论是疾病还是贫穷,一定程度上与群体所占有的卫生资源以及所处的卫生环境直接相关。统计资料显示,全球有近45亿人无法使用安全管理的卫生设施,每年约有50万人因恶劣的卫生条件而死亡。因此,在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数千万美元推广清洁水源的同时,盖茨基金会过去7年内投入了2亿多美元掀起全球性“厕所革命”,并承诺未来将再投入2亿美元。据悉,盖茨基金已经拥有两项与厕所相关的核心技术,即厕所全能处理器和新世代厕所,前者可以通过自身产生的电力进行运转,在杀死粪便中有害病原体的同时,还可将剩下的物质转化成有经济价值的产品,包括清洁的水、电力和肥料;后者可以实现粪便降解灭菌,产出清洁的水和能够用作肥料且便于安全排放的固态物质。

作为支持援助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一支重要国际社会力量,盖茨基金会在提供500万美元紧急赠款后承诺将在后续投入最高1亿美元赠款,其中一部分用于直接帮助中国加速在药物、疫苗及诊断方法研发等方面的工作。

执掌微软长达25年后,比尔·盖茨在公司业务如日中天之时选择退居幕后,牵着妻子梅琳达·盖茨的手共同创建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下称“盖茨基金”)。当时,坐在1000亿美元个人财富堆积起来的世界首富宝座上,比尔·盖茨一次性将360亿美元划到了基金的账户上,而且两年前又向基金捐献了价值46亿美元的微软股票,两次捐赠双双成就的本世纪最大规模单笔捐赠额至今无人能超越。

友情链接: